是伽酒邃不是嘉九岁

偶尔自己发脑洞,以及代发谦梵大大的画

摸会鱼....._(:з」∠)_

占tag存梗

占tag抱歉!就很想写陌生人的金和嘉德罗斯,金因为怕虫跑去找隔壁的嘉德罗斯帮忙,嘉德罗斯本来是拒绝的但是,耐不住金一脸生无可恋的可怜表情【??!】还是去了。然后之间发生的小故事?!就莫名可爱,但是我估摸着这又是一个坑,啊我要完。我....考完试在考虑一下!

誓约1【嘉金】

有私设,骑士金设定。
疯狂ooc,文风不正,草稿风格....请多见谅
 
    下午,金又溜出了管家的视线悄悄的从花园里面的一个隐蔽的豁口,从这里钻过去金能够去到平民生活的地方,这是里属于金的秘密,他平时会偷偷跑来这里跟那些小孩子们一起玩,顺便带点东西给他们。不过这次于平常不太一样,平时只要再走一小段距离再拐个弯就能够听到小伙伴们嬉戏的声音。这次竟然听到了隐隐的抽泣和哽咽声,金心里一紧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
     还没等金站定就听到了嘲讽声“一群渣渣,收拾你们简直浪费我的时间”金所看到的是几个一起玩的孩子互相搀扶着,身上都沾着不少灰尘,甚至有几个胳膊上还有擦伤,脸上也有明显被打过的痕迹。以及....那个肩扛棍子带着围巾的向远走去的金毛,明摆着就是这个人来搞事情,不仅打了他的朋友甚至还嘲讽他们。顿时就怒从心中起,金一下冲过去将金毛的身体掰过来一把扯住他的围巾。
      金毛显然是没有想到还有这种操作一时懵逼,“就是你打了我的朋友?”金质问到,对方很快就回过神昂首嘲讽的笑起来但是很快又皱下眉“是我又怎么样,强者怎么做是强者的自由,喂渣渣,放开你的手。”还没等金反应就直接拍掉了金抓住围巾的手。“你说谁是渣渣啊!你这个金毛!”被对方一副我没错的样子怼回来的金瞬间炸毛,平生第一次居然碰到了这种人,他非得好好教训这人不可。

    “你不也是金毛?”嘉德罗斯平时也有被这么称呼过,怒极反笑的嘲讽金。
“什么!你!”金气的咬牙切齿。两人之见的气氛紧张极了,充满了火药味,眼看就要打起来。
   
    “金.....你在干什么?”一道清越的女声传来,却使金的神经一下紧绷了起来。这声音金熟悉极了,但是在这地方听到可不是什么好事了,金僵硬的扭过头往身后看去。
    
      首先入目的便是从帽子里跑出来的几缕金黄的头发然后就是跟着自己一样的蓝色眼瞳。“姐.....姐姐”被自家姐姐发现打架未遂的现场金瞬间认怂,转过身讪讪的笑了两声。金身后的嘉德罗斯亲眼见证了刚刚还气势汹汹的某人瞬间变白软小白兔的全过程,为这人态度变快之快啧啧称奇也有点好奇能让这人180°转变是谁,便也不准备直接离开而选择在旁边看热闹。

      秋本意是偷偷跑来来看看自己可爱的弟弟又在玩些什么,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不太适合出现,但是自己偷偷跑出来一下还是没有问题的,结果看到弟弟正要跟别人打架。顿时不怎么高兴了,自己的弟弟怎么能被别人欺负,她倒是想看看是谁胆子这么大。秋摘下遮住样貌的兜帽站在一旁恶作剧似的问金在做什么,没想到看到了个不得了的人。秋皱皱眉心想这下糟糕了,但是却摆出一副惊讶的样子“金这人是......”

    “啊?....!这是....”金心想这下要完了,要是被姐姐知道自己打架会被姐姐训的,而且甚至还会被增加各种什么贵族礼仪之类的东西他可不喜欢上那些!突然灵光一闪,一把拽过一旁看热闹的嘉德罗斯大咧咧的把手臂搭在嘉德罗斯的肩膀上“我新交的朋友,我们关系还不错的刚刚一起玩呢!”金一边说着一边向嘉德罗斯使了哀求的眼神希望他能配合一下自己。
      而嘉德罗斯呢,又一次措不及防的金拉了过去正要发火看见金请求的眼神,不知怎么的觉得这个傻小子倒是蛮有趣,大发慈悲的配合了一次没有戳破金的谎言,但是也没有应和金的话,一副高傲的很的样子。

     秋一看这样子哪里还不知道这是金胡扯的,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弟弟平时的课程有很多,她更希望金能够有更多的时间能玩耍,而在那片领地中根本无法让她安心的相信弟弟的安全,只能让金学会更多的生存技能,秋知道金学业很繁重是因为那群人向自己示威,告诉自己她有把柄在他们手上。可是金每次都笑得像天使一样治愈人心,反而让人心疼。如果这次的事情被发现的话,金很可能再也出不来了。自己必须隐瞒住,秋这么想着也没有拆穿金。“噢——原来是这样啊!”
     “嗯嗯就是这样的!”金见姐姐并没有识破顿时送了一口气,给了嘉德罗斯一个感激的神情外加一个真挚的笑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嘉德罗斯觉得这样的笑容有点刺眼,别开眼将围巾往上提了提遮住半脸。
     秋看着这位年幼的皇子,心生一计,便开口对金说道“那金,姐姐想跟你的朋友谈一谈,你可以先回去吗?”
     虽然金不知道秋为什么要找那个金毛,但是如果是姐姐的话肯定不会害自己的,当然除了让自己上更多的课以外!看了看自己身旁的嘉德罗斯,虽然他认识这人的时间很短但是估计他是不会把自己其实在撒谎的事情说出去的吧.....于是很乖巧的点点头。
    “那姐姐我就先走了!拜拜!”
    “嗯,回去路上小心一点,记得通道藏好。”
    “我知道啦——”
     秋送走了金以后,又让旁边这些孩子们先走再缓缓的走向嘉德罗斯,微笑的向他敬礼以示敬意。
    “您就是嘉德罗斯殿下吧,我是秋,有些事情想要请求您的帮助。”

这个坑我拖了将近一个月!我觉得我开这个坑简直在为难自己....而且说好的打架也因为我不会写打戏给取消掉了,秋姐提前出场,所以大纲简直就是不可信的!计划永远改不上变化xx
总之如果你们能喜欢的话,那我就是很荣幸的!

不务正业,玩起了mmd,第一次做....好难??!【说起来你们谁知道怎么一次多发图吗....我怎么老是找不到怎么发多图】

我可能已经废了

我觉得我需要有人催更我....

谦梵大大又又又给我画了骑士金!这个散发的小可爱是嘉德罗斯你敢信的!谦梵大大你是天使!爱你! @逆安_谦梵

论那个金发的巡山小妖到底是什么角色2

金银角设定——终极无敌ooc,放飞自我,脑洞突破天际!
关于已经过去的六一

3.好不容易到午休的时间,金可以放下他的工作好好的放松放松,金放下旗子爬上树枝,开始神游本意是想给格瑞和嘉德罗斯准备的六一礼物但是又觉得他们两个人不缺什么,但是现在离六一还有多久来着....这时格瑞抢在嘉德罗斯之前窜上了树枝,站在金身边,见金很严肃的沉思着甚至没有发现自己站在他身边,于是问金“你在想什么”结果金脱口而出我在想六一是几月几号,然后本来躲在旁边咬牙切齿的嘉德罗斯表示憋笑真的很痛苦。
格瑞沉默了,甚至有点想扶额,旁边的嘉德罗斯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渣渣你自己都说了是六一还问是几月几号。”
【我没有这种笨蛋朋友....】
【哈哈哈哈哈渣渣这是巡逻巡傻了吗....看来是时候放一波假了】

4.经过六一是几号的事件之后,第二天金看到嘉德罗斯的时候都能够发现嘉德罗斯笑得特别起劲。金气的不得了,不就是说错话了嘛,至于笑这么久吗!这次六一他不送嘉德罗斯的礼物了!等金回家之后问了他的邻居紫堂幻关于六一的事情。
“紫堂你说我六一送什么给格瑞啊”“只要是金你送的话我想格瑞什么都会接受的。”
“紫堂我跟你说,嘉德罗斯这个人超级惹人生气,不就是因为我昨天问了句六一是几月几号他到今天都在笑我!”“这个.....”“虽然他今天给我放假了....但是这也不是笑我的理由啊!”“还有还有......”
等金絮絮叨叨完之后,紫堂突然之间问了金一个问题“金你问六一是要干什么?”
“当然是要送六一礼物啦!”
“可是金.....六一已经在前几天就过去了.....”
“诶!!!!!”金表示懵逼极了。
【所以说昨天我闹了个笑话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贯草稿风,细节是没有的!逻辑也是没有的!大家看得开心就好!

论妖界的金发巡山小妖到底是什么人【嘉金瑞金】

金银角设定,ooc突破天际,索性放飞自我,纯粹是娱乐——

1.金扛着旗子一边走一边唱着:大王叫我来巡山——
身后尾随着两个身影,没错这就是我们的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嘉德罗斯和格瑞
【这个渣渣嘴里哼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啊】
因为太过于自嗨没有注意到脚下,被树枝绊了一跤,然而并毫发无损,金还在感叹运气这么好居然没摔痛。远处的格瑞散去了铺在地上的妖力。
【笨蛋就不能好好看路吗】

2.金角大王的手下雷德表示,自家的大王老是跟着一只巡山小妖,老是不管理妖界势力这样下去可不行得找大王谈谈【主要原因是因为祖玛跟着嘉德罗斯】,但是得找个好时机,于是雷德尾随跟在大王身后的祖玛。然而其他小妖也很无奈啊有很多事情要上报,但是大王跑了,雷德也跟着跑了,所以众妖也加入了追逐雷德的路程。两位王者虽然知道有人跟着但是并不想多管,然后就形成了奇异的光景。金——两位大王——众多小妖,然而一带一路的金一无所知。偶尔有他界人员造访也对这副光景啧啧称奇xx
【听说妖界的两位王者总是跟着一个小妖怪跑】
【还有这种事情啊】
【不仅如此,还有一群妖怪跟着两位王跑,真想知道这位小妖是什么角色。】

目前就这么些脑洞——如果你们能喜欢自然是最好的!

占tag抱歉——
我感觉这又是一个坑hhhhhh我每天都在想什么啊神一般的金银角大王,虽然挺想写的,有人想看的话就写23333

没错,我又来占tag了,抱歉

新想的三个嘉金梗....有借鉴,三把刀。开坑不止,绝不填坑xx噢,当然是会填的,只是时间问题。
死于求而不得的爱,被长进身体里的羽翅贯穿了心脏【嘉德罗斯羽化】
死于,无法被倾诉的爱意,身上开满了艳丽的花,眼角无声的泪珠传达了金悲哀【金花吐】
一个兽化梗,逐渐兽化的金无法控制自己杀戮的欲望,哭着乞求嘉德罗斯杀了他 嘉德罗斯无法拒绝金请求,心爱之人死在自己手上,怀抱着冰凉的尸体,金沾上血迹的脸仿佛成了嘉德罗斯心中的永恒【兽化】